吳名选手

“每一个地球人都是战士。”——《星河彼岸》同人作品&手写语录征集活动

@桔子桔子不在家 你这个坏女人,还我的to签!!!

包包包子铺!:

【获奖名单公布】


【图类】


一等奖  @井蓝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二等奖  @无九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-舟行绿水-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三等奖  @鸡总首席头号粉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豆沙包爱非天叽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叶青    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【文类】


一等奖  @桔子桔子不在家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二等奖  @吳名选手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陆释安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小兜猫lily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月落白洲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三等奖   @陆九不是六九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甜梨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剪红纱花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只陪你、泛岁月的涟漪。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南风不解意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【手写类】


 @离也行行      作品连接




下周私信大家收取相关收件信息ღ( ´・ᴗ・` )请大家不要着急!


忙疯了的包子铺留








“我梦见流血的日子,它将世界全部毁灭。在旧时代的废墟上,建设起崭新的世界。”


 


继《末日曙光》后,神级作者 @非天夜翔 又一史诗级末世作品《星河彼岸》终于和大家见面!为了庆祝这个鸡冻人心的好日子,LOFTER联合磨型小说采用征集同人作品&手写语录的方式向全世界安利它,我们准备了鸡总亲签《星河彼岸》、《星河彼岸》实体书、《星河彼岸》CP周边棒棒糖为活动加油打气,各位鸡粉,赶快叫上你和你的小仙鸡参加活动吧!!!


 


活动期间,在LOFTER上发布《星河彼岸》末日曙光两部作品的同人作品或摘抄书中你最喜欢的句子并打#非天夜翔 tag,即视为参与活动。


 


【活动时间】


2018.6.12 - 2018.6.26


【评选时间】


统计时间截止至2018.6.26,评选时间为6.27~7.3


【公布时间】


结果将于2018.7.4公布(如数据量较大,可能会推后)


【参与方式】


活动一:《星河彼岸》《末日曙光》同人作品征集


1、参加同人作品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6月12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非天夜翔 tag


2、本次活动奖项评选分为两种类别:


a.图片类(包括插画、漫画等手绘作品;COS平面作品等)


b.文字类(包括同人文、书评等)


 


活动二:《星河彼岸》《末日曙光》手写语录征集


1、参加手写语录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6月12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非天夜翔 tag


2、手写内容必须选自非天夜翔《星河彼岸》或《末日曙光》,形式不做硬性规定


 


【奖项设置】


图片类、文字类奖品:


一等奖1名,二等奖4名,三等奖5名(图片和文字各计)


一等奖:鸡总TO签《星河彼岸》实体书


二等奖:鸡总签名版《星河彼岸》实体书


三等奖:独家定制星河彼岸CP棒棒糖


 


手写语录奖品(高亮!!!):


鸡总TO签《星河彼岸》实体书(1名)


 


【评选规则】


奖项评选机制为作品质量与作品人气综合评选。每个类别中我们会先根据热度排名选出热度前二十的作品,再在这些作品中根据作品质量选出一二三名。同一类别中参赛者不能重复获奖,如参赛者同时入围同一类别中的两种奖项,则依照奖励最高的奖项予以颁发。


【其他说明】


1、作品需为作者本人原创。严禁抄袭,作品及封面不得侵犯他人利益,若出现纠纷,则由作者本人承担责任。


2、活动严禁刷热度,一经发现,立即取消获奖资格。


3、获奖作品版权归作者、LOFTER和磨型小说所有,所有作品投稿即视为允许主办方在相关专题、官网、微博、微信等公众渠道署名推广。


4、本次活动的最终解释权归磨型小说及LOFTER所有。



末日曙光同人之刘砚和蒙烽的相恋五周年纪念日

给我的桔子拉拉票😘😘😘

桔子桔子不在家:

“刘砚,朝镜头看。”


蒙烽闻言转过头去,赫然便见一个清秀大学生正穿着学士服,对着相机歪着头微笑。


另外一个学生正在为他拍照,夕阳的金黄铺在刘砚的头顶上,投射着日暮余辉的光影,微风穿过帽子的流苏,又轻轻吹过他的脸,清澈的眼,红润的唇,洁白的齿,下颌骨线条优美,最后栖在翠绿的叶子间沙沙作响。


蒙烽仿佛看见一整个夏天。同时,他也看硬了。


刘砚也看见了蒙烽。他站在高处台阶上,满脸期待地从远处望着自己,一双黑眼睛里波涛汹涌,犹如烈日下闪光的宝石。


刘砚想起小时候蒙烽每天都找他玩,有次刘砚故意逗他,抓着个绿虫子说要蒙烽吃了它,才和他玩,结果蒙烽真吃了,当时就肚子疼送医院了。后来刘砚得了爸妈一顿教训,就被拎着去医院看蒙烽,刘砚挺不好意思,蒙烽说:“说话要算数,你得天天来和我玩。”


刘砚心想简直和个傻子一样。


高中毕业后,蒙烽参军,刘砚大二那年去德国做交换生,回国后保送研究生。


今天也是他们相恋五周年的纪念日。


“怎么不过来。”刘砚故意冷冰冰道,上次他们见面还是在半年前。


“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啊,老子好不容易请到假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,看见我你不开心吗?你过来!”话落,蒙烽却先抬腿走过去。


刘砚压低了声音,话中带着怒气:“来之前为什么不打个电话!”


两人对视,蒙烽挠了挠头:“砚砚,吃饭了吗?”


刘砚想说可别这么喊我,又不是小孩了,瞪了他一眼,回道:“吃了。”


“没有吃菜吗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那瞬间刘砚觉得他男朋友可能是个智障。


蒙烽莫名有点紧张,他情不自禁伸手想摸摸刘砚,却又收回。


蒙烽如刀刻的脸部轮廓英俊得令人屏息,额头上布满一层细细的汗珠,他就笑着看刘砚。


刘砚心中蓦地升起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,只想吻他。


蒙烽也在紧盯着刘砚看,看他傲娇的表情,看他柔软红润的唇,就像着了魔一样的,良久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,凑了过去,刘砚下意识地一偏头,唇角传来一个温软的触感。刘砚瞬间炸毛,眼睛瞪得老大,这是在学校啊!刘砚又羞又有点恼,狠狠瞪了蒙烽两眼,转过身就想先跑。


蒙烽拉住他,笑道:“哟!害羞啦!看你刚才的表情就是想让老子亲你。”


“那么多人!脸呢!”


“哈哈哈哈,你嘴巴真软!”
 
“带你去吃饭。”蒙烽终于握住了刘砚的手。


二人十指紧扣,就像他们还在念高三谈恋爱那样,刘砚做前排,蒙烽坐后面,刘砚想他了,总会靠在椅子上晃一晃,把手伸下去,蒙烽趴在桌子上,从课桌下牵一牵刘砚的手。


刘砚回寝室脱掉学士服,换了一件白衬衣扎进裤腰里,腰背看上去格外挺拔。


两人在学校附近餐厅,点了菜,一人一根肉骨头抱着啃,啃了一会儿,蒙烽仿佛思考了很久,下了个结论:“活了二十年,终于知道狗为什么啃骨头的时候要歪脑袋,能使上劲!”


刘砚听得大笑,差点把茶水喷出来。


“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吃完饭后,蒙烽神秘兮兮说。


日薄西山,天边传来几抹绯云,二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出城,半个小时后,顺着陡峭的山势,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依坡而建造,高低错落有致。


夕阳从楼顶转来,投下千万缕金光,院中种满了高大梧桐,叶若碧云,流动着细碎的滚滚波光,山风穿林过,沙沙作响,伟仪出众。


 “这……”刘砚站在院中,震惊了:“你哪里来的钱?到这么贵的地方开房。”


“老子的军饷!”


“滴。”蒙烽并没有去前台办理住房登记,而是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,熟悉的开了电梯门。


这家伙还提前做了准备?果然,门开后,刘砚哇的一声叫了出来,声音充满惊喜。


房间内布满了粉色紫色玫瑰,香风阵阵,在一片黑暗中,装饰圣诞树用的LED彩灯缠绕在玫瑰花枝之上,一闪一闪,五彩缤纷的,十分梦幻。


还有单独浴室,带了个小阳台,一张大床。空调设置的温度是18度,正在呼呼的往外冒凉气。


“搁哪学的?”刘砚难以置信地问。


“喜欢吗?”蒙烽脸红了。


刘砚望着蒙烽那写满“求表扬求夸奖”的脸,这个一向不懂浪漫审美成迷的家伙,到底哪里学来的这种招数?


他还看着刘砚,锲而不舍地继续问:“你喜欢不?”


刘砚眯起来的眼睛里闪着不一样的光。当然喜欢啊。


虽然是烂大街的俗招数。


蒙烽伸手抱住了刘砚,一手捏着他的下颚,俨然一副流氓的痞样,调戏刘砚:“喜欢那就让大爷亲一口。”


刘砚一巴掌拍掉他的手:“滚。”


“在部队里,每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着。你这撒娇的样子真可爱。”


刘砚听得脸红:“你别说了。”


彼此之间呼吸可闻,嘴唇渐渐贴近,他们接了个蜜吻。


刘砚轻轻喘息,从蒙烽肩前抬起头。


蒙烽握着刘砚的手,在安静的房间里轻轻地叫他:“砚砚?”


“嗯?”


他紧了紧手指,眼睛直直望着刘砚的眼睛里,“我爱你。”


刘砚心跳似乎是停了一下,继而加速跳动起来。他定定地看着面前帅气的情人,隔了老半天才以同样的音量说:“我也一样。”


像是期待已久的等待得到了回应似的,蒙烽呼吸急促起来。


刘砚紧紧抱着蒙烽的腰,把脸贴在他的肩上。


他们在一起五年了,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对彼此郑重表白。


蒙烽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,按着他,低头端详他,两人安静对视。


 “在想什么?”蒙烽问。


 “真要我说实话吗?”刘砚注视蒙烽,从他清澈的瞳仁倒映中看到了英俊的自己。


那眼神让蒙烽感觉到刘砚非常爱他。


蒙烽抱住刘砚,整个人压他身上,侧头在他耳畔,嗓音沙哑:“我又不想听了,我现在只想干你。”


气氛变得越发缠绵,就在这个时候,咔嚓一声,冷气停了。


蒙烽:“……”


房内LED彩灯拼命散出热量,七月流火,外头三十八度高温,不一会热浪气滚滚袭来。


蒙烽眉头紧拧,现出一个帅气的川字。


高中的时候,蒙烽向刘砚请教正弦函数、余弦函数怎么解,刘砚讲解给他,蒙烽认认真真听了半天也不得其法。那时候他的眉头就是这样现出一个川字,刘砚一直觉得又傻又帅。


越来越热了。


刘砚还被压在下面,频频擦汗:“你一身汗味!把那灯关了!”


蒙烽闻了闻自己的肩膀胳膊。


 刘砚推他:“先去洗个澡吧。”


 “嫌弃老子了?”蒙烽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,怀疑地看刘砚。


“没有!”刘砚愤怒的反驳道。


蒙烽热得像只大狗般呼哧喘气,骂骂咧咧的地扒了上衣,一脸烦躁地拨通了前台电话。


刘砚坐了起来,看着蒙烽赤着上身,一身瘦削有力,棱角鲜明的肌肉,十分好看。


不一会酒店值班经理来了,文质彬彬的道歉。


“你们酒店在搞什么!空调吹着吹着就坏了,这就是你们的服务!我要投诉你!”蒙烽怒吼道。


经理显然没想到眼前这年轻男孩会这么强硬,刘砚也讶异于对待不相干总是冷漠的蒙烽会发这么大脾气,而且出乎意料地不留余地。


经理又道歉,蒙烽冷冷地说:“对不起,我很难接受你的道歉。这个事破坏了我所有的计划,你能让我在我们相恋五年的纪念日这天,我的庆祝计划重来一遍吗?”


经理一边接着道歉一边让人打电话去催修空调的工人。答复是还在路上。


蒙烽丝毫不让,强势地一定要个说法。经理最后答应给他们换一个房间,并且是在楼顶的贵宾区,提供更大的房间和更高级的服务。


刘砚正想立刻答应下来,因为那个贵宾区房间的价位要比他们订的房间高三倍,而且有很多吸引人的服务,根本不是他们穷学生穷当兵的负担得起的。


蒙烽却转过头很认真地询问刘砚:“你愿意换房间吗?或者我们可以立刻换一家酒店。”


刘砚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……我愿意。”


蒙烽这才转头看经理,“好吧。”


新房间的豪华让刘砚叹为观止,刘砚走到了落地窗边,拉开窗帘,凉风习习之夜,月光温柔的洒了进来。蒙烽表情波澜不惊。


刘砚打量他,以极低的声音喃喃道:“我好像刚认识你呢。”


蒙烽看刘砚, “什么?”


刘砚挑了一下眉,笑了笑:“没什么。”


蒙烽走了过来。猛地箍住刘砚,把他推到窗户的玻璃处,从后面紧紧抵着他,温柔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小帅哥,猜猜我给你买的什么礼物?”


刘砚笑了起来,扭过身子,对着他认真说:“AK-47突击步枪。”


蒙烽装出一副凶残的表情:“你会害的老子坐牢的!”


那天酒店还送了一个好吃的小蛋糕,这个时候蒙烽终于从裤兜里拿出了他准备好的礼物。


一对白金戒指。


刘砚猜得一点也没错,没有经过精心包装,连个盒子也没有。


然而他真的很喜欢啊。


蒙烽说:“等我退伍后,我们就去美国结婚。”


刘砚听到这话,不禁一颤,抱着蒙烽,把头埋在他肩畔。


“好。”刘砚低声回答,声音带着无尽的眷恋和欣喜。


拉灯!

《末日曙光》&《星河彼岸》同人文

《父亲节的礼物》


从前——


蒙建国面无表情,站在一排超过二十米高的白杨树后面,远处,蒙烽再次被郑飞虎一脚踢飞,躺在三米开外的地面,一动不动,就像死了一样。


“起来!”郑飞虎皱眉,不耐烦吼道:“要么干脆滚回家去,别在这丢人了!”


蒙烽近乎大字型趴着,汗水与灰土将他的衣裤混成脏污一片。隔着薄薄一层作训服,能看出他背部、臀部锻炼得紧实有力,裸露出的手臂被晒成近乎古铜色,肌肉线条流畅而分明。


听到郑飞虎的吼声,蒙烽挣扎着偏过头,不断深呼吸,眉头纠结,脸色泛青。郑飞虎走过来,抬脚踢了踢他的大腿,他咬了咬牙,挣扎半天,终于还是站了起来。


刚一站稳,随即双手一握拳,大喝一声朝郑飞虎冲了上去。


蒙建国几不可见地扯了下嘴角,舒展眉头,转身离开。




现在——


清晨。


“不行!”蒙烽正兴致勃勃地往下扒拉老婆的睡裤,听到问话,顿时炸毛:“我为什要给老头子介绍对象啊!”


刘砚眼疾手快拉起裤子,一本正经道:“蒙中尉,作为下属,关心蒙将军的晚年幸福,是你的职责所在啊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刘砚哈哈大笑,长腿一撩,干净利落地翻身下床,走了两步,突然回头认真道:“说真的,你想不想有个弟弟,而且,我们来养,怎么样?”


蒙烽吃惊地张大嘴巴,简直可以塞进一个洋鸡蛋,不可置信地望着刘砚。


“老婆,不要闹了好吗!——”


蒙中尉凄惨的喊叫穿越房顶,飞向天际——



午后。


这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们回归永望镇的第三个年头,决明来时栽下的两株桃树,已经开过花,在这个初夏的季节里,结出零星几个毛桃。


张岷做了许多小菜,放在矮桌上,决明把胖达拴在树下,从屋里拖了个长得像吊脚凳的火锅盆出来,四个人在桃树下席地而坐,准备野餐。


午后的太阳暖暖地照耀,微风轻拂,在这个脱离了工厂轰鸣和汽车尾气熏染的小镇上,群山绿水显得生机盎然,宛如回到了耕织的古代,幸福变得诗意又简单。


蒙烽不放心地四处看了看:“老实讲,不会有虫子掉到这个奇怪的火锅盆里加餐吧......没有安全检查的食物不能乱吃的哦亲......”


刘砚吃了一口凉拌皮蛋,面无表情:“这个火锅盆,是我和小决明一起改良过的,带灭弧固态特拉斯线圈,它的作用是,用音乐杀死一切体积比你的‘哔——’小的条状昆虫,所以你希望加餐是几成熟呢亲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张岷:“......宝贝你们放的是凤凰传奇的专辑吗?”


“才没有,我们根据生物类型准备了不同的音乐,当然还是以钢琴曲为主,比如卡农、结婚进行曲等等......”决明一边吃着番茄炒鸡蛋,一边嘟哝道。


张岷一脸宠溺又无可奈何道:“宝贝,我们就不能简单的吃个饭吗?”


“就是,还结婚进行曲呢,我看你们是闲出屁来了!”蒙烽忍无可忍,勺子往鸡蛋羹里一扔,气愤地吼:“你知道吗,刘砚今早为了拒绝和我早操,说要给我爸介绍对象!还想要我爸生个弟弟来养!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“什么什么,刘砚成了蒙将军的对象,还生了个弟弟?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赖杰一脸兴奋,迈着大长腿,跟脱缰的野狗似的奔过来,身后是晃悠晃悠走着的陆顾,一脸没睡好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,白净的脖子上零星布着红色的痕迹。


刘砚:“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决明:“唐逸晓不错。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赖杰一脸不明所以地坐下,先拿了桌上的焦糖牛奶鸡蛋布丁随手递给陆顾,又拿了个咸蛋在桌角磕了磕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,看这副表情,感觉是个大新闻啊!”


刘砚招招手,让赖杰和陆顾也坐过来。


他先是严肃地给大家科普了父亲节的由来和庆祝方式,接着高度赞扬了蒙将军对于人类的丰功伟绩,再仔细描述了退休后的蒙将军孤单养老的状态,最后总结需要给蒙将军一个爱的归宿。


听完这个曲折的、长达两分钟的发言,最后以5:1的投票,通过了 “给蒙将军找个老伴儿” 这个提案。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“如果你坚持反对,接下来的一个月,早晚操全部取消,你可以提前感受一下孤寡老人的晚年生活。”刘砚说完,安静地喝了一口椰奶鸡蛋羹。


提案全票通过。


张岷安慰性地递给垂头丧气的蒙烽一个茶叶蛋,问道:“可是这种事,当事人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吧?蒙将军出门快一周了,最近会不会回来,也不一定。”


陆顾:“蒙老将军很有魅力,应该也不缺......”


决明:“你们看,蒙爷爷,蒙叔有弟弟了。”


坐在桃树下的六个人目光齐齐望向远处,蒙建国正从一辆越野车下来,手里还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蒙建国五十出头,五官依旧深邃而俊朗,只是眼角和眉间有风霜经历的痕迹,头发略有花白,因为常年坚持着训练,身形维持得像个男模,肌肉坚实有力。而他手里抱着的男孩,雪白可爱,五官精致如同洋娃娃,搂着蒙建国的脖子在睡觉,竟是个混血儿。


刘砚:“......”


蒙烽嘲讽地说道:“老头子还真是不走寻常路,永远不按常理出牌......”说话间瞥见刘砚的脸色,顿时又开心起来:“我说,刘秘书,你猜,丈母娘会不会把儿子给你养?”


决明:“不是丈母娘,是小爸。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几个人瞬间望回去,只见越野车上又下来一个身形修长、十分漂亮的中国男人,看起来比刘砚大不了几岁。他下车后便接过小男孩抱在怀里,朝蒙建国温柔又礼貌地笑了笑,蒙建国顺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驾驶座的门打开,最后下来一位高大英俊的外国人,背着一个大包,走上前来,和漂亮的中国男人并肩站在一起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决明:“我去切个西瓜吧。”


赖杰一副终于好戏登场了的样子,恬着脸几步跑到蒙建国身边,站直了,问道:“蒙将军,您回来了,这几位是......”


“赖杰,你过来的正好,这两位是郑融、兰斯,还有他们的儿子西风,找人安排一下住处,务必好好招待。”蒙建国说完,朝郑融他们笑笑,笑容英俊又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:“这位是我的下属,赖杰少校,他会负责安排妥当你们的住宿事宜,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几天。”


郑融笑道:“多谢蒙将军。”


坐在树下的五个人眼看着赖杰四人走向小楼,赖杰还偏头朝树下的五人邪气一笑,什么也没说地跟进去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灯火通明的一楼大厅,蒙建国、郑融、刘砚、蒙烽等九个人绕长餐桌排开而坐,一桌全鸡宴,大家边吃鸡,边听郑融冷静地描述他们的经历。


原来,蒙建国和郑飞虎带特种兵队伍去山里帮忙修建信号塔时,无意间遇上了小型泥石流,蒙建国和队伍走散了,幸而碰上了一家三口出来度假的郑融他们,而刚好他们也需要补充食物和汽油,于是在联系上郑飞虎的部队后,蒙建国先行将他们带了回来。


这顿饭吃的很愉快,郑融看起来疏离不易亲近,却和刘砚、决明聊得十分投机,而兰斯和赖杰他们也很有共同语言。


反而是蒙建国没有参与到交谈中,只独自抱着西风,温柔地和他说话,给他夹菜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蒙建国的发丝闪着一片银白的光。蒙烽不经意间望过去,楞了片刻。又环顾四周,发现连自己和刘砚在内,所有人都是成双成对的。


晚上。


蒙烽尴尬地站在门口,刘砚推了推他的后背,他只好笨拙地敲了敲蒙建国的房门:“爸,明天是父亲节,我和刘砚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,放在你门口了。”


蒙建国把一家三口的相框放回床头,打开房门,看见蒙烽和刘砚手牵手离开的背影。地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纸箱,四四方方,直径约半米。隐约听见盒子里传来细微的声响,像是雏鸟,或别的什么。


蒙建国先是莫名其妙,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,哈哈大笑,蹲下来,把箱子抱起,拿回房间。


另一个房间里。


蒙烽终于扒下了老婆的睡裤,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全文完——————


后记:第一次写同人,处女作献给我鸡,希望鸡哥不要嫌弃。有觉得OOC的地方,请随便吐槽,大家开心就好(想要TO签的求生欲使我加一句,拜托仙女们笑过,记得点两个赞哈)。大声祝我鸡新书《星河彼岸》大卖,爱你么么哒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