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名选手

《末日曙光》&《星河彼岸》同人文

《父亲节的礼物》


从前——


蒙建国面无表情,站在一排超过二十米高的白杨树后面,远处,蒙烽再次被郑飞虎一脚踢飞,躺在三米开外的地面,一动不动,就像死了一样。


“起来!”郑飞虎皱眉,不耐烦吼道:“要么干脆滚回家去,别在这丢人了!”


蒙烽近乎大字型趴着,汗水与灰土将他的衣裤混成脏污一片。隔着薄薄一层作训服,能看出他背部、臀部锻炼得紧实有力,裸露出的手臂被晒成近乎古铜色,肌肉线条流畅而分明。


听到郑飞虎的吼声,蒙烽挣扎着偏过头,不断深呼吸,眉头纠结,脸色泛青。郑飞虎走过来,抬脚踢了踢他的大腿,他咬了咬牙,挣扎半天,终于还是站了起来。


刚一站稳,随即双手一握拳,大喝一声朝郑飞虎冲了上去。


蒙建国几不可见地扯了下嘴角,舒展眉头,转身离开。




现在——


清晨。


“不行!”蒙烽正兴致勃勃地往下扒拉老婆的睡裤,听到问话,顿时炸毛:“我为什要给老头子介绍对象啊!”


刘砚眼疾手快拉起裤子,一本正经道:“蒙中尉,作为下属,关心蒙将军的晚年幸福,是你的职责所在啊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刘砚哈哈大笑,长腿一撩,干净利落地翻身下床,走了两步,突然回头认真道:“说真的,你想不想有个弟弟,而且,我们来养,怎么样?”


蒙烽吃惊地张大嘴巴,简直可以塞进一个洋鸡蛋,不可置信地望着刘砚。


“老婆,不要闹了好吗!——”


蒙中尉凄惨的喊叫穿越房顶,飞向天际——



午后。


这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们回归永望镇的第三个年头,决明来时栽下的两株桃树,已经开过花,在这个初夏的季节里,结出零星几个毛桃。


张岷做了许多小菜,放在矮桌上,决明把胖达拴在树下,从屋里拖了个长得像吊脚凳的火锅盆出来,四个人在桃树下席地而坐,准备野餐。


午后的太阳暖暖地照耀,微风轻拂,在这个脱离了工厂轰鸣和汽车尾气熏染的小镇上,群山绿水显得生机盎然,宛如回到了耕织的古代,幸福变得诗意又简单。


蒙烽不放心地四处看了看:“老实讲,不会有虫子掉到这个奇怪的火锅盆里加餐吧......没有安全检查的食物不能乱吃的哦亲......”


刘砚吃了一口凉拌皮蛋,面无表情:“这个火锅盆,是我和小决明一起改良过的,带灭弧固态特拉斯线圈,它的作用是,用音乐杀死一切体积比你的‘哔——’小的条状昆虫,所以你希望加餐是几成熟呢亲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张岷:“......宝贝你们放的是凤凰传奇的专辑吗?”


“才没有,我们根据生物类型准备了不同的音乐,当然还是以钢琴曲为主,比如卡农、结婚进行曲等等......”决明一边吃着番茄炒鸡蛋,一边嘟哝道。


张岷一脸宠溺又无可奈何道:“宝贝,我们就不能简单的吃个饭吗?”


“就是,还结婚进行曲呢,我看你们是闲出屁来了!”蒙烽忍无可忍,勺子往鸡蛋羹里一扔,气愤地吼:“你知道吗,刘砚今早为了拒绝和我早操,说要给我爸介绍对象!还想要我爸生个弟弟来养!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“什么什么,刘砚成了蒙将军的对象,还生了个弟弟?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赖杰一脸兴奋,迈着大长腿,跟脱缰的野狗似的奔过来,身后是晃悠晃悠走着的陆顾,一脸没睡好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,白净的脖子上零星布着红色的痕迹。


刘砚:“......”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决明:“唐逸晓不错。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赖杰一脸不明所以地坐下,先拿了桌上的焦糖牛奶鸡蛋布丁随手递给陆顾,又拿了个咸蛋在桌角磕了磕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,看这副表情,感觉是个大新闻啊!”


刘砚招招手,让赖杰和陆顾也坐过来。


他先是严肃地给大家科普了父亲节的由来和庆祝方式,接着高度赞扬了蒙将军对于人类的丰功伟绩,再仔细描述了退休后的蒙将军孤单养老的状态,最后总结需要给蒙将军一个爱的归宿。


听完这个曲折的、长达两分钟的发言,最后以5:1的投票,通过了 “给蒙将军找个老伴儿” 这个提案。


蒙烽:“......”


“如果你坚持反对,接下来的一个月,早晚操全部取消,你可以提前感受一下孤寡老人的晚年生活。”刘砚说完,安静地喝了一口椰奶鸡蛋羹。


提案全票通过。


张岷安慰性地递给垂头丧气的蒙烽一个茶叶蛋,问道:“可是这种事,当事人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吧?蒙将军出门快一周了,最近会不会回来,也不一定。”


陆顾:“蒙老将军很有魅力,应该也不缺......”


决明:“你们看,蒙爷爷,蒙叔有弟弟了。”


坐在桃树下的六个人目光齐齐望向远处,蒙建国正从一辆越野车下来,手里还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蒙建国五十出头,五官依旧深邃而俊朗,只是眼角和眉间有风霜经历的痕迹,头发略有花白,因为常年坚持着训练,身形维持得像个男模,肌肉坚实有力。而他手里抱着的男孩,雪白可爱,五官精致如同洋娃娃,搂着蒙建国的脖子在睡觉,竟是个混血儿。


刘砚:“......”


蒙烽嘲讽地说道:“老头子还真是不走寻常路,永远不按常理出牌......”说话间瞥见刘砚的脸色,顿时又开心起来:“我说,刘秘书,你猜,丈母娘会不会把儿子给你养?”


决明:“不是丈母娘,是小爸。”


张岷:“......”


几个人瞬间望回去,只见越野车上又下来一个身形修长、十分漂亮的中国男人,看起来比刘砚大不了几岁。他下车后便接过小男孩抱在怀里,朝蒙建国温柔又礼貌地笑了笑,蒙建国顺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驾驶座的门打开,最后下来一位高大英俊的外国人,背着一个大包,走上前来,和漂亮的中国男人并肩站在一起。


所有人:“......”


决明:“我去切个西瓜吧。”


赖杰一副终于好戏登场了的样子,恬着脸几步跑到蒙建国身边,站直了,问道:“蒙将军,您回来了,这几位是......”


“赖杰,你过来的正好,这两位是郑融、兰斯,还有他们的儿子西风,找人安排一下住处,务必好好招待。”蒙建国说完,朝郑融他们笑笑,笑容英俊又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:“这位是我的下属,赖杰少校,他会负责安排妥当你们的住宿事宜,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几天。”


郑融笑道:“多谢蒙将军。”


坐在树下的五个人眼看着赖杰四人走向小楼,赖杰还偏头朝树下的五人邪气一笑,什么也没说地跟进去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灯火通明的一楼大厅,蒙建国、郑融、刘砚、蒙烽等九个人绕长餐桌排开而坐,一桌全鸡宴,大家边吃鸡,边听郑融冷静地描述他们的经历。


原来,蒙建国和郑飞虎带特种兵队伍去山里帮忙修建信号塔时,无意间遇上了小型泥石流,蒙建国和队伍走散了,幸而碰上了一家三口出来度假的郑融他们,而刚好他们也需要补充食物和汽油,于是在联系上郑飞虎的部队后,蒙建国先行将他们带了回来。


这顿饭吃的很愉快,郑融看起来疏离不易亲近,却和刘砚、决明聊得十分投机,而兰斯和赖杰他们也很有共同语言。


反而是蒙建国没有参与到交谈中,只独自抱着西风,温柔地和他说话,给他夹菜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蒙建国的发丝闪着一片银白的光。蒙烽不经意间望过去,楞了片刻。又环顾四周,发现连自己和刘砚在内,所有人都是成双成对的。


晚上。


蒙烽尴尬地站在门口,刘砚推了推他的后背,他只好笨拙地敲了敲蒙建国的房门:“爸,明天是父亲节,我和刘砚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,放在你门口了。”


蒙建国把一家三口的相框放回床头,打开房门,看见蒙烽和刘砚手牵手离开的背影。地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纸箱,四四方方,直径约半米。隐约听见盒子里传来细微的声响,像是雏鸟,或别的什么。


蒙建国先是莫名其妙,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,哈哈大笑,蹲下来,把箱子抱起,拿回房间。


另一个房间里。


蒙烽终于扒下了老婆的睡裤,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全文完——————


后记:第一次写同人,处女作献给我鸡,希望鸡哥不要嫌弃。有觉得OOC的地方,请随便吐槽,大家开心就好(想要TO签的求生欲使我加一句,拜托仙女们笑过,记得点两个赞哈)。大声祝我鸡新书《星河彼岸》大卖,爱你么么哒~


评论(21)

热度(74)

  1. 龙马精神缝发财吳名选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再不听话,早晚操就要取消了(砚式威胁